夜雨花不谢

正在练文笔的渣渣一只(*/∇\*)
本命盗笔坚定不移,大爱文野全职,各种动漫

【百鲤韫原创】石楠小札🌸-壹-

  -壹-
         洛北相埋着头缓缓走在不明目的的路上,十二月的冬风狂妄的在街道穿行,卷起树上几片泛黄的冬叶,在空中打了卷,待枯叶落下又漫无目的的奔现远方。说实话,江南的初冬并不像北国那样冷到刺骨,但此时空气中弥漫着的些许凉意,和枯叶飞舞的凄凉景象,却衬得洛北相的内心有些悲凉。
         啊,也对,自己步入高中之后心情就没有好过罢。洛北相摇了摇头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诶,不对,洛北相突然意识到周围的行人有些寥寥无几,这好像不是回家的路啊,他猛地抬起头,果然,眼前是一条不明且古旧的陌生小巷。环顾四周,洛北相有些无助的哭丧着脸,我去,这又是什么鬼地方啊,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回去啊啊啊啊!!!这荒无人烟的古巷,诧异的气氛,洛北相顿时脑补出了八百字的恐怖片和一百种结局,他的身体直冒冷汗,迟疑了一会,便试探性的调头走了回去。emmm……既然前路是未知的,那么就容我先跑了哈,毕竟这样找回原路的概率蛮高的嗯。他这样专心的想着,不知不觉的走了一会,突然一个如大提琴般华丽的声音从此没入了他的世界,“少年,看你印堂发黑,定是有什么心事吧,那……不如让齐某来为你解答?”洛北相对于寂静古巷突如其来的人声着实吓了一跳,连忙顺着人声看过去,只见一个着着黑色皮衣的青年懒懒的倚在小店门口的雕花石柱上,俊脸轮廓鲜明冷峻,剑眉轻挑,放荡不羁 ,如大海般深邃的墨眸,深不见底,让人根本看不透,他神情懒懒的,目光没有焦距,但洛北相可以感受到他就在盯着他。 
        “啊?……”洛北相一时间有点懵逼,一个疑似黑道大佬的陌生人对他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见洛北相在发愣,那个青年却突然微微勾起嘴角,戏谑一笑,“不如进来坐坐,让齐某来帮帮你解答一些问题?”
         “不用了吧,谢谢”这青年笑得洛北相慎得慌,他连忙摇头,这荒无人烟的古巷,突然冒出的可疑的男人,讲着和路边摊坑钱算命先生一样奇怪的话,这一切都让他觉得,很可怕!说罢,便不等他回答准备继续向前走去。
         诶,洛北相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住了脚步,转头望着那青年说,“对了,请问你知道百灵苑怎么走吗?”
         青年却不急回答,慢吞吞的从衣袋摸索出了一张卡片,向洛北相走了过来,嘴里念叨着,:“继续往前走大概五百米后左转就能走回你原来的路了,这张卡片记录着到石楠小札的路,若是你想通了可以来这里找我,若有所需,随时恭候。”他把卡片递了过来,洛北相默默记下了路,双手接过了卡片,“好的谢谢,再见。”“再见,……啊不是过几天见。”那人又冲他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眼底深得不见底。洛北相不禁在心里吐槽了一翻,大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笑容真的很欠揍昂,虽然我跟你没有仇还有恩。然而他却全然没有意识到他最后那句话是预测着什么。
         洛北相目送着那人回去,注意力也转到那家小店,一家颇有江南韵味古色古香的小店。雕花木门半掩,柔软的轻纱珠帘垂在地上,好看的流苏如绵长细水般倾泻下来。两旁的白墙上镶嵌着檀木架子的镂空小窗,棕黄色的良木细细勾勒出海棠的模样,每一株海棠都尽展柔美的身姿,这一看便是顶级木匠精雕细琢的佳作。栩栩如生,是步入尘世的画中影,清风浮过,仿佛便能嗅到飘渺缭绕的芬芳花香。向上便是古韵的乌檐,重重叠叠的瓦片似刻意涂抹的浓墨,乌瓦白墙甚是好看。
        “诶,他刚刚说这是什么着。” 洛北相自言自语的嘟囔着,拿起刚刚的卡片看了起来,只见上面画着乱七八糟横横竖竖的线条,似孩童涂鸦般,旁边还标注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这又是什么鬼,他低头仔细研究着,半天才看出来,啊……这原来是到这里的地图啊我靠。         
      
——————————————
       百灵中学是h市的名校之一,全封闭式管理,学校设施师资在h市名副其实的顶尖水平,一本上线率和名校录取率自然是没得说,只是若问h市的初中生他们想读哪个高中,他们多半会咋舌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是h市一中啊,虽然一中比起百灵略逊一筹但是谁想去那宛如监狱一般的学校受苦啊。的确,身为一个学霸云集的高中,老师对学生的要求尖酸刻薄,学习竞争激烈冷酷到了极点,在这里,成绩就是一切,在里面呆着定是会被这样的学习氛围逼疯,真是一个犹如魔鬼般的学校啊。
       此时正直午饭时间,同学们三三两两的结伴朝着食堂走去,洛北相也不例外,旁边的有一只疑似黄毛犬般的生物正围绕着他绕来绕去,兴冲冲的摇着尾巴,嘴不停歇的说着。“诶洛洛我跟你说啊,九班新转来了一个大帅哥诶,长得真的贼好看,我明明是个直男,都看得我流口水,但是那人真的超高冷禁欲,成绩还很好,那堆痴女天天绕着他转问他这样那样的,他理都不理诶嘴角都没动一下,继续闷着做自己的事blablabla……”见男孩眉飞色舞的念叨着,洛北相有些无奈的额,“嗯。”不是嫌弃他话唠,换作平时,他肯定也会激动的和男孩八卦下去,但现在,他心情不好啊,考差了。
       “诶洛洛你怎么啦好像不太高兴,没关系的不哭站撸,跟本帅帅聊聊学校八卦你就会开心啦,我接着你讲那人啊,太骚了,校花跟他告白他理都不理,校花诶校花这样抢手的大美人,多少男人望之莫及啊,要是我我就答应她了,虽然不喜欢但看着也是赏心悦目好吗blabla……”
       洛北相此时的心思根本不在校园八卦上面,但见讲得热火朝天的男孩,又不忍扫了他的兴致,只好连连点头。然后又默默的叹了口气,有时候他真的很羡慕他的这位好友苏璠凡,每天说不完的话,好像根本没有烦恼,每天都很开心,就是有点话唠。而自己呢,总是想东想西的担心不完的事,这不,担心太多会折寿的啊。“诶璠凡,你说……我是不是要废了啊。”洛北相有些苦恼的望向苏璠凡。
         “啊?何出此言?不就一次考试没考好吗,还的是时间啊,怕啥,下次努力不就好了咩。”
          洛北相见苏璠凡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接着说,“不只是这样,我觉得最近很不在状态啊,一呆在学校里就特别颓废,感觉步入高中以后就重来没有开心过。”
         “洛洛啊,你担心这个做什么,高中还有那么长呢,难道不可以慢慢调整吗。”
          “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调整啊。”
          “诶呀,我跟你说你这样其实很正常的,每个人都会有的,至于怎么调整就要靠自己慢慢摸索啦,我只知道,像你这样整体愁眉苦脸的,只会让事情变得更严重,所以说我们酷爱开开心心的去吃饭吧,看看今天有什么好吃的菜。”
         “嗯……”洛北相想了想他所说的,觉得好像是有那么个道理,但……诶算了,于是他小跑跟上兴致勃勃冲向食堂的苏璠凡。
         “我靠好多人啊,今天有红烧牛肉面,啊啊啊啊啊啊快走,哥的挚爱不能放任这些饥饿的人类抢光。”苏璠凡探头望着食堂阿姨面前的热气腾腾散发着无数诱惑的菜,两眼放光的飞快逮着洛北相就冲向队伍的最末。看着挚友眼中闪现的光芒,洛北相无奈的轻笑,“嗯。”
…………   
     最后,苏璠凡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挚爱红烧牛肉面,正当他呲溜呲溜的吃得正开心时,突然不远处响起一阵优美动听的琴声,如一曲清泉流水,好不突兀的滑过食堂的热闹喧嚣 ,这个无处不弥漫着嘻笑打闹的食堂,即刻间陷入寂静。大家把目光齐齐转向食堂中央那架从建校起就从未打开的钢琴,只见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少年端端正正的坐在琴上,单从背影就能感受出不同寻常的气质。他的手指轻快的翻飞在雪白的琴键上,白皙纤长,骨节分明,好似一双洁白的飞鸟轻盈欢快的在平静如镜的湖面上嬉戏笑闹,如调皮的精灵般来回穿梭,惊起朵朵飞花。可这乐声却有种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悲壮,演绎了饱受战火洗礼后城市灰烬中的残垣断壁,夕阳倒映在血泪和尘埃之中的悲惨的画面。这……是克罗地亚狂想曲,听到如此熟悉的乐声。苏璠凡忍不住惊诧 ,    
       两人坐在钢琴的斜前方,正好可以一睹他的容颜。他生得极其好看,说他是典型的帅哥怕是都玷污他不同于那些国民男神,不似凡间尘世的人配有的超凡脱俗的容颜。脸色有一丝病态的苍白,就像从未见过阳光的吸血鬼。而最令苏璠凡记忆深刻的是那双深蓝的眼睛,是大海的颜色,如星空般深邃,幽深如潭的眸子不得见底,仿佛看上一眼就会沉迷于其中,如痴如醉,终身不得逃离。眸光冷冽冰冷,拒人千里,但苏璠凡深切的感受到了他眼神中的认真专注,此时此刻倒映过世间月明风清的眸子,却只容得下那架黑白交织的钢琴。这种感觉……就,就像自己对绘画一样,苏璠凡忍不住感叹。
       一曲终了,琴凳上的人把手轻轻收到腿上缓缓站起,朝沉醉其中的高中生们深深鞠了一躬,站定,一系列动作丝毫不失风度礼仪。台下寂静了片刻,突然瞬间爆发出如电闪雷鸣的掌声,经久不息。苏璠凡呢,呆呆地坐在那里,盯着台上的那架钢琴发呆反复还没有从震撼中缓过来似的,意犹未尽。而就在这时,一个混厚熟悉的男中音把苏璠凡从深渊中拽了回来。“咳咳,安静——,为了提高我校学生的艺术修养,练就不同于普通高校的气质素养,校方决定,在午餐和晚餐时间由音乐社的社员们轮流演奏乐器,请同学们在这段时间里尽量不要讲话,营造一个安静典雅的就餐环境,谢谢配合。”
       “耶——!”
       “切”
           -----END------
                      --END--
 

百鲤韫有话说:
        嗯废话不多说我的渣渣文笔你们是知道的(所以就拿这个来练文笔咯(*/∇\*)              看官:呵原来我们是小白鼠啊   百鲤韫:不不不听我解释[泪流满面]ಥ_ಥ凡事都有个过程好咩)所以热烈欢迎米娜桑捉虫和指教嗷,鲤韫真的很感谢乃们(*/∇\*)
          懒么今天就这样了,下篇见嗷(*/∇\*)
           (此为合并重发)